连载三十八: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《奇医神药》

1992 年 7 月初,焦安国接到来自山西省科委的一封信(www.rdbi.cn)。信中说,省科委准备组织一批科技界的优秀人才到泰国访问讲学,顺便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和技术,更好地提高我们自己的工作。邀请的十多名人中,焦安国是其中的一位。省科委负责同志不知他工作能不能脱开身,请焦安国立即与他们取得联系,以便早作安排。一位焦安国熟悉的科委某部门的领导同时附一封短信,诚恳地希望焦安国能出去走一走,开开眼界,不要总在一块小天地里感觉良好。他说山西本来就够封闭了,运城也好不到哪里,你确实应当到外面呼吸一点新鲜空气,将来把你的医院办成国内第一流的。

焦安国把太原寄来的邀请函看了大半天,心里又是激动,又是矛盾。激动的是,这个机会的确难得,如果没有科委同志组织这次活动,自己将来再单个儿去,是够难的了。矛盾的是,医院的业务实在太忙,要想走出去,是要下很大决心。

正当他顾虑重重、左难右难的时候,他的妻子卓欣运推门走进了焦安国的办公室。卓欣运说 :

“药材公司刚进来一批药材, 想让咱们去个人看一看,是不是我这就去 ?”

焦安国点点头:

“这件事是你分管的,当然应当你去了。这道关你必须把严,出了问题我找你算账 ! 别说你是我的老婆就可马马虎虎。”

性格开朗的卓欣运咯咯笑道 :

“安国,你可够绝的,简直六亲不认啦 !”

焦安国道 :

“作为医院的院长,我更多考虑的是患者的利益,至于别的统统往后放 !”

卓欣运稍有些不乐意地说 :

“你这叫信不过我,放心,我不会给你丢人的。”

说完扭头欲走。焦安国急忙喊住她 :

“欣运,有个事跟你商量,请你帮我拿个主意 !”

卓欣运玩笑地说 :

“我这个妻子你都快不认了,还让我帮你拿主意 ?

不过既然你让我帮你拿主意,就说明你心里还有我,别的我就不在乎了。你说吧,什么事 ?”

焦安国把省科委的来信递到妻子手里 :

“你看,是让我出国,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去。”

卓欣运拿起信匆忙扫了几眼,说 :

“让我说吗 ? 一个字 : 去 !”

“可家里……”

卓欣运接口道 :

“你是说离不开你是不是 ? 你不走永远离不开,走就走了。这个机会多好呀 ! 我真想到泰国转一转,唉,可惜科委邀请的不是我,是你 ! 你不可能一辈子老守在医院里,你还是要出去的。你要相信我们大家呀,你不在,我们也会把工作干得出色,决不会让你担心的。”

焦安国点头说 :

“这么说我是应当出去了。我走后,医院里的事你要多操心,现在天气正热,把大家的生活安排好。

明天到附近的村里弄几车西瓜来,给大伙儿消消暑。过会儿我给省科委打个电话,告诉他们我准备去,是我老婆特批的。”

卓欣运当真了 :

“千万别这么说,人家会笑话的。我的意见权作参考,去不去在你 !”

两个月后,焦安国坐在飞往泰国飞机上。

飞机在高空飞行,焦安国透过舷窗朝下望去,山川河流、房屋建筑物都变成了小小的模型。他周围的乘客都轻轻地闭上眼睛,有的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声。焦安国毫无睡意,平时他总是忙忙碌碌的,从未有一点空闲想想过去,想想未来,他想得最多的是关于我国目前结核病的状况。前不久他刚读过的一篇文章又跃上脑际,那是哈尔滨市结核病防治院院长孙菇芹写的。他反复读了多遍,几乎可以把它背下来。文章说 :

结核病曾是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和生命的疾病,世界各国普遍重视。在旧中国,我国城市患病率高达 5000/10 万,死亡率达 200/10 万以上。 新中国成立后,党和政府对结核病采取了综合防治措施,建立了不同层次的结核病防治机构,广泛地开展了结核病的预防接种,并研制生产了各类治疗结核病的药物。经过 40 多年的努力,结核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。

据 1990 年全国人口流行病抽样调查,结核病患病率为 523/10 万。以此推算,全国有活动性肺结核病人 590 万,其中有传染性的为 160 万,每年因结核病死亡 25 万。调查结果表明,目前我国结核病控制任重道远。仅以哈尔滨市为例,其结核病情近 10 余年略有下降,但仍高于国内某些省市。肺结核患病率为 385/10 万,涂阳患病率 101/10 万,即每 1000 人中就有一名是具有传染性的肺结核病人。在新登记的肺结核病人中,工人占总病人数的 46% 以上,学生占 10%以上。其中患病者年龄在 20--40 岁者占63%。目前,肺结核发现病人仅占应发现病人的 30%,因此,仍有一定数量的排菌病人隐藏在社会人群中,时刻威胁着健康人。科学研究已证明 : 一名排菌的肺结核病人,每年可传染10--15人,其中5--10% 被感染的人可发病,在发病的新病人中约半数又可成新的排菌者,这势必造成一种恶性循环。结核病防治工作是一项社会大卫生工作,应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,切忌盲目乐观,存在麻痹思想。

我国的结核病发病率如此之高,奇怪的是许多人并不明白这一点。前不久焦安国在火车上遇到一位中年人。闲聊中那人问他是哪个单位的,他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。中年人一字一句地念道 :“山西省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院长焦安国。”而后又扬起脸问 :

“你是治结核病的 ?”

焦安国点点头。中年人说 :

“我想你们的生意一定不会好。结核不就是痨病么,旧社会得病的人多,那是生活不好造成的。现在生活这么好,大家吃香的,喝辣的,得这病的人几乎就没有了,是不是 ?”

焦安国说 :

“我倒希望我和我的同行们从此失业,但遗憾的是来我这里就医的人还很多。我们医务人员都要忙不过来了,据我所知,全国一些比较好的结核病防治院无不人满为患。”

接着,焦安国讲了我国目前的结核病状况,中年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:

“哦 ? 真是不干什么不了解什么,如今还有这么多的结核病人 ? 真是不可想象 ! 对了,这就好比坐火车一样,咱们在家里的时候,总想着火车没人坐,可到了火车站,却发觉人多得邪乎,于是就寻思,我常不出门,出一次门怎么就这么多人 ?”

焦安国笑说 :

“是啊,到部队军人多,到幼儿园孩子多,进了医院病人多,去了学校学生多。”

中年人哈哈笑了 :

“没看出你这搞医的还如此幽默 ! 行,你的名片我收起来,以后有了这方面的病人,我就介绍到你那里。”

在曼谷的 10 多天时间里,焦安国没顾得上浏览那旖旎迷人的风光。他让翻译陪着他去几家大医院了解泰国结核病的防治情况。泰国的医生听了他介绍的中国目前结核病现状,点头含笑说 :

“中国的发病率是高了点,但泰国的形势也不容乐观。由于环境污染,流动人口增多等原因,泰国的结核病发病率近几年又有抬头趋势。我们的疗法除去常规药物治疗,加强病人的营养,让带菌者与健康人隔离之外,尚未找到最为有效的防治方法。中国的中医院我们早有耳闻,它的神奇之处令我们觉得吃惊,如果以后条件允许,贵院可来我国设个治疗点,让我们的患者也亲身感受一下。你们的药物叫什么名字 ?‘回生灵’,就是起死回生特别有效的意思,对不对 ?"

焦安国表示赞同地颌首微笑。

泰国同行领着焦安国到病房里参观。焦安国看到病房里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,其内部设施可与我国星级宾馆相媲美。患者在医院不仅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,还可以获得身心的全面休养,同时让患者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。曼谷的病房里通常只住一位患者,焦安国惊奇地看到,每个患者旁边均有一名护士,她们不停地为患者提供他们最需要的各种服务。

焦安国禁不住问道 :

“是不是每个住院患者都可以享受这种待遇呢?”

泰国同行答道 :

“一般是这样。 提供如此服务可以让患者家属安心,同时让患者的心灵得到慰藉。不过,接受这种服务的同时,也要支付较高的服务费用。”

临离开泰国之前,焦安国才想起应该到商店里为亲朋好友选购一点有意义的纪念品。在商店大门前,焦安国又一次强烈地感受到泰国优质服务非国内可比。那里齐刷刷地站着两排貌如天仙的导购小姐,每逢顾客到来,便有一位小姐笑眯眯地来到顾客面前,做出一个优雅的手势请你进店。焦安国在导购小姐的引导下在商场上下转了一大圈,看看货物的标价,他十分抱歉地摇了摇头,意思是没什么可买的。导购小姐含笑说 :

“对不起,是我们考虑得不周到,没有准备好您想买的东西 !”

焦安国的心灵又一次被震撼了。他曾多次到国内大商场购物,没少受过售货员的白眼,而在这里,他确有一种做上帝的感觉。他似乎觉得不买一点东西对不起导购小姐似的。他选了两支钢笔,准备送给舞文弄墨的朋友,导购小姐把他送到门外后,笑容可掬地欢迎他常来光顾。

回到下榻的宾馆,焦安国埋下头来,起草了一份山西省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优质服务条例,其中写进了他在泰国的所见所想。回国后,他便在医院实施了他拟好的条例,使医院的服务又上了一个新台阶。(作者:杜峻晓)

公司名称:苏州迪赞工业设计有限公司